2015 印度與巴基斯坦熱浪事件分析報導

瀏覽次數icon 瀏覽次數

2892

2015年為自1850年有現代氣象記錄以來最熱的一年,今(2015)年6月熱浪造成印度2,300人死亡、巴基斯坦1,233人以上死亡,兩國死亡人數規模高居全球熱浪災害前10名。經本文分析探討指出主要災因包括:氣候變遷導致的全球暖化與季風降雨延緩,及政府應變不足等因素,在自然和人為因素交互作用下,今年的熱浪衝擊因此加成放大。最後本文針對熱浪應變提出,災前防災知識宣導、氣候預警機制與災中避暑減災措施等建議,提供參考。

一、 前言

世界氣象組織(World Meteorological Organization, WMO)在11月25日發布《世界氣候狀況年度臨時聲明》聲明指出,在氣候變遷影響下2015年將是自1850年有現代氣象記錄以來最熱的一年[1][2],而且熱浪的發生越趨頻繁,6月在印度與巴基斯坦就有上千人死於熱浪災難,緊接著全歐包括:法國、英國、德國、瑞士等國發佈高溫警告。經統計印度與巴基斯坦的死亡人數高居全球熱浪災害前10名,因此本文將紀錄分析兩國的災情、規模與致災原因,期望以他國案例為鑑,從中學得熱浪防災應變經驗做好萬全準備。

二、 熱浪

熱浪通常是指一段時間內該地持續出現較平均溫度異常高溫狀況,除高溫之外也有會伴隨高濕度,熱浪所引起的高溫天氣會導致熱中暑、熱衰竭及熱痙攣等症狀,甚至可以導致人死亡,尤其是體力較弱的老年人。

(一)定義

目前世界各國對熱浪尚無一致的定義,其中根據世界氣象組織(World Meteorological Organization, WMO)公布的熱浪定義為:連續5日氣溫高於歷年最高溫度平均值5℃以上。[3]另外,印度氣象局(India Meteorological Department, IMD)對熱浪之定義包括以下條件:[4]

(1) 平地測站最高溫達40℃之上、山區測站最高溫達30℃以上。
(2) 該地平均最高溫度為≦40℃,當溫度高於平均溫5~6℃即符合熱浪定義,當高於7℃以上則為極端熱浪。
(3) 該地平均最高溫>40度,當溫度高於平均溫4~5℃度即符合熱浪的定義,高於6℃以上屬於極端熱浪。
(4) 若平日溫度持續維持在45℃以上,亦視為熱浪。

(二)熱指數

除了用溫度高低評估熱浪影響外,也可以參考美國家海洋與大氣管理局(National Oceanic and Atmospheric Administratio, NOAA)公布的熱指數(Heat Wave Index),熱指數也就是指體感溫度,是綜合了空氣溫度、濕度、風速與日照時數等因素影響後,人體實際上感受到的溫度。NOAA的熱指數是以溫度與相對濕度兩個因子,進行體感溫度的影響程度評估,熱浪指數評分矩陣結果如圖1所示,圖中當溫度為100°F、相對濕度55%時,則熱指數為124°F,即相對濕度高時,體表溫度會比實際溫度來的高。[5] 並將圖1中熱指標警告、嚴重警告、危險以及極度危險四階段,所對應的數值以及對人體所產生的健康危害情形彙整於表1中提供參考。

圖1、熱指標分布圖(資料來源:修改自NOAA)[5]

表1、熱指標分級表(資料來源:修改自NOAA)[5]

三、 印度與巴基斯坦地理位置及氣候簡介

印度與巴基斯坦位處南亞彼此緊鄰,地理位置如圖2所示,南亞泛指喜馬拉雅山以南區域,總面積約495萬km2,在南亞中印度所佔面積最大,約320萬km2,印度全境氣候炎熱,大部分屬於熱帶季風氣候,氣候可分為涼季(11-2月)、旱季(3-5月)與雨季(6-10月)等三個季節。

巴基斯坦在印度西側,面積約79.6萬km2,氣候屬於亞熱帶乾燥和半乾燥帶,整體氣候偏炎熱乾燥,每年平均降雨量不到250mm,全境有1/4地區降雨量在120mm以下,最炎熱的月份是6、7月,中午氣溫可以超過40℃,而且在信德省(Sindhu)和俾路支省(Balochistan)中部分區域,中午氣溫甚至高達50℃以上。[6][7][8]

圖2、印度與巴基斯坦位置圖(資料來源:修改自Google Map)。

四、 熱浪災情簡介

(一)印度熱浪

今年5~6月期間,南亞地區異常高溫的熱浪肆虐印度,表2為印度首都新德里(New Delhi)之氣候數值表,首都夏季歷史平均高溫度在35℃以上,而2015年卻出現近兩年來之最高溫45.5℃,截至6月2日熱浪已導致印度北、中與東部各邦至少2,200人死亡,圖3為新德里薩夫達將(Safdarjung)醫院附近一條道路太熱融化,斑馬線變成令人難以想像的扭曲模糊樣。

2、新德里市氣候數值表(資料來源:維基百科)[9]

3524日新德里道路融化照片(資料來源:CNN[10]

2015年熱浪災害最嚴重的地區為安德拉邦( Andhra Pradesh)與特倫甘納邦( Telangana),6月測得48℃的高溫,歐洲聯盟委員會人道主義援助辦事處( European Commission Humanitarian Aid Office, ECHO)於6月初所繪製熱浪影響情形如圖4所示,當時安德拉邦死亡已高達1,020人、特倫甘納邦死亡340人,死者以建築工人、老人、遊民居多。 [10][11][12]

4、印度熱浪影響圖(資料來源:修改自ECHO[11]

因應經常發生之熱浪災害,印度古吉拉特邦(Gujarat)亞美達巴德市(Ahmedabad)已建立有詳細之防熱浪災害行動計畫(Ahmedabad heat action plan 2015),內容主要分為以下4個步驟。[13][14]

(1) 加強對可能受災族群之防災宣導,透過海報、網路、社群網站或通訊軟體等多元方式傳遞防災避暑知識。
(2) 建置熱浪預警與應變系統,災前提供溫度預警,規劃水、電、運輸、學校單位與非政府組織NGO在災時啟動救援的運作機制。
(3) 訓練醫療專業人員對熱浪傷者的處理能力。
(4) 進行熱浪高風險區潛勢分析,繪製風險區地圖,災時提供容易取得的飲用水並建立臨時的避暑空間。

(二)巴基斯坦熱浪

同一時間,熱浪一樣影響鄰近之巴基斯坦,620日起熱浪嚴重侵襲巴基斯坦信德省(Sind)省會-喀拉蚩市(Karachi),喀拉蚩市是巴基斯坦最大城市,人口約有2,000萬人。巴基斯坦620日全國最高溫度分布情形如圖5所示,信德地區高溫在42~45℃間,根據官方紀錄喀拉蚩之溫度在23日曾攀升到45℃,短短數日就出現超過65,000起中暑病例,截至623日有1,233人死亡,醫護人員指出受害者大多是老人與低收入戶。

5、巴基斯坦6月20日最高溫度分布圖(資料來源:修改自BBC[15]

623日信德省政府宣布進入緊急狀態,全省公家機構、學校和大學全面關閉,要求軍隊與民兵組織協助傷者,設置中暑防治中心,醫院召回所有休假醫生,同時增加庫存藥物、吊針及脫水補充液進行應對,巴基斯坦最大慈善機構Edhi組織表示,620~23日間該組織在喀拉蚩的兩個殯儀館已經飽和,收到了400多具屍體,圖6為醫療人員正為中暑病患進行治療。[15][16][17][18]

圖6、喀拉蚩市內醫院中暑病患人滿為患(資料來源:法新社)[17]

五、 全球熱浪事件統計

本文彙整熱浪相關報導以及聯合國緊急災難資料庫(EM-DAT)的數據,以死亡人數多寡排序,世界前10大熱浪災難事件整理於表3,最嚴重的案例是2003年,主要發生在西歐以及南歐的熱浪,全歐估計有7萬人死亡,而2015年的印度事件排名熱浪史上第五嚴重,巴基斯坦事件則排名第八。[19][20]

3、前10大熱浪死亡人數事件列表。(資料來源:本文整理)[19][20]

六、 災因探討

(一)全球暖化

美國家海洋與大氣管理局(National Oceanic and Atmospheric Administratio, NOAA)科學家認為,造成2015年破高溫紀錄的直接原因是強烈的聖嬰(El Niño)氣候現象,且今年聖嬰現象對氣溫上升影響的幅度,遠超過對其他年份之影響,推測人為排放的溫室氣體與今年高溫紀錄息息相關。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整理NOAA之資料,將199820052010201320142015年等6年之溫度,分別與20世紀溫度平均值做比較,比較結果如圖72015年之溫度為6年之首,各月份溫度高於平均值約1.5℉(約0.8℃),其結果亦顯示2015年為炎熱的年份。[21]

7、最熱年份與20世紀平均溫度比較圖(資料來源:修改自紐約時報)[21]

(二)印度-氣候變遷影響

印度幾乎年年發生熱浪,但在56月有季風雨可舒緩熱浪所帶來的衝擊,然而科學家指出今年出現反常的西北風,從巴基斯坦挾帶熱空氣進入印度,不僅導致氣溫升高,更延緩了季風的行進速度,使得降雨季節延後。圖8為季風行進日程,藍色線條為2015年季風的行進時間,紅色虛線是往年平均進度,兩相比較,2015年比過去平均較為延遲,無法即時降雨降溫舒緩熱浪。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 IPCC)指出隨著全球氣候變遷,熱浪侵襲的時間與頻率會逐漸提升,印度現在溫度比正常均溫 40℃要高出56℃,若氣溫比正常值超過7℃,熱浪將會造成更龐大之衝擊。[22][23]

82015季風行進路線圖。(資料來源: India Meteorological Department[22]

(三)巴基斯坦-供電及供水問題

夏季炎熱氣溫在巴基斯坦喀拉蚩市並非不尋常,喀拉蚩市歷史氣候平均數據如表4所示,6月平均高溫在33℃,喀拉蚩市之歷史最高溫為47℃,出現於1979年。然而這次災情為何會如此嚴重?據報導指出巴基斯坦政府所制訂的電價遠低於發電成本,部分電力公司因虧損連連而停止發電,因此巴基斯坦政府當局,每天在城市至少斷電8小时,對鄉間則有更嚴格的限電措施,所以部分偏遠地區在夏季高溫時,一天可能只有供電3小時,電力供應嚴重不足,這次熱浪期間供水系统因斷電而失效,導致民眾無水可用,長時間的斷電、供水不足使得本次災情變得更加糟糕。[24][25]

4、喀拉蚩市氣候數值表(資料來源:維基百科)[24]

(四)巴基斯坦-齋戒月禁食規定

巴基斯坦主要宗教信仰為伊斯蘭教,而6月這波熱浪來襲時,正值伊斯蘭教齋戒月,按規定穆斯林每天從晨禮日出到日落期間禁止飲食,在熱浪之下仍有不少穆斯林堅持在日間不飲水,不少人反而因此脫水而死,直到死亡災情擴大,才有伊斯蘭伊瑪目(Imam,意思是領袖、帶領祈禱的人)提醒身體不適的老人家不用參加齋戒活動 [26][27][28][29]

(五)巴基斯坦-政府應變不足

民眾多半認為信德省政府對這次災情反應遲鈍且冷漠,對於可能面對的熱浪災害,省政府災前疏於提出警告,初期也沒有應急提供水源,總理夏立夫(Nawaz Sharif)直到23日才開始積極有制度地進行救援活動,命令國家災難管理局(National Disaster Management Authority, NDMA)採取緊急措施,陸軍部署設立防中暑中心,在喀拉蚩的災民們直到受災的第4天(即624日)才逐漸對政府的救援作為有感。[29]

綜合比較兩國的災因,印度雖然已於事前宣導提醒高熱浪風險區內居民準備急救包及蓄水,災時並提供資源,但是仍然受到異常西北熱風升高溫度,年度季風雨延遲無法有效降溫...等自然因素影響。

巴基斯坦災因則主要是人為因素,政府當局則缺乏熱浪防災概念,未善盡職責進行災前氣象預警措施與物資準備,加上救災速度延遲,因此加劇災情。

七、 結論與建議

有鑑於氣候變遷讓熱浪變得頻繁、強度漸增,因此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WHO)和世界氣象組織(World Meteorological Organization, WMO),共同發布一系列新熱浪警示指導原則「熱浪與健康:警示系統發展準則(Heatwaves and Health: Guidance on Warning-System Development)」,以因應熱浪造成的健康危機,熱浪警示準則的內容,包括有系統性的建置早期熱浪警示系統、提醒決策者熱浪災害風險存在、專業醫療人員以及一般大眾應有的準備,以減少極端炎熱氣候對健康的影響[30]

在全球氣溫暖化影響下,臺灣也可能出現前所未見的熱浪,應以印度及巴基斯坦熱浪事件為鑑,建議進行以下防災措施,包括:熱浪來襲前提出預警,讓群眾預先準備。災時開放有冷氣的公共空間供民眾避暑。衛生單位可追蹤獨居老人與弱勢慢性病患在熱浪期間之生活狀況。勞檢局則可檢查雇主是有依據工作環境溫度,提供勞工適當的輪班或休息制,並提供充足的飲水與遮蔭設備。

關鍵字

相關連結/參考文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