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葡萄牙森林大火

瀏覽次數icon 瀏覽次數

1720

2017年葡萄牙的森林特別地不平靜,在6月及10月分別發生兩起大型系列森林大火,一共造成111人死亡、295人受傷,是葡萄牙史上因森林大火死傷最慘重的一年,也使得葡萄牙內政部長因此引咎下臺。(封面圖片來源:EPA)

一、災害概述

2017年葡萄牙的森林特別地不平靜,在6月及10月分別發生兩起大型系列森林大火,一共造成111人死亡、295人受傷,是葡萄牙史上因森林大火死傷最慘重的一年,也使得葡萄牙內政部長因此引咎下臺。

二、地理環境

葡萄牙位處伊比利半島,歐洲最西邊的國家,西邊與南邊濱臨大西洋,北邊及東邊與西班牙接壤,形狀呈南北狹長型,總面積92,212平方公里。氣候方面,北部屬於溫帶海洋性氣候,南部屬於地中海氣候,年降雨量約8001000毫米,夏乾冬雨。

根據歐洲森林大火信息系統(EFFIS)每年森林大火的焚燒紀錄可以得知,在葡萄牙森林大火是屢見不顯的災害類型之一,其上一波最嚴重的森林大火事件是發生在2003年,受強烈熱浪席捲,導致葡萄牙約425,726公頃的林地遭受大火吞噬,18人葬身火海,為葡萄牙有紀錄以來焚燒面積最廣的一年;然而,2017年可說是葡萄牙森林大火死傷最高的一年,111人死亡、295人受傷,近28萬公頃的林地遭焚毀,為歷年紀錄焚燒面積的第三大。

圖1. 葡萄牙地理位置圖,橘色圈為6月發生森林大火地點,綠色圈為10月發生森林大火地點

圖2. 葡萄牙自1980年到2017年的森林大火焚燒面積與數量統計 (資料來源:數據來自歐洲森林大火信息系統,災防科技中心繪製)

三、6月森林大火

(一) 災害衝擊

2017年617日至18日期間於葡萄牙中部爆發一系列森林大火,一共造成66人死亡、204人受傷,焚燒數量156個、焚燒面積達44,969公頃,其中,有66%的焚燒面積(29,693公頃)發生於大佩德羅岡地區(PedrógãoGrande),有47位民眾在該地區的N236-1農村公路進行撤離時,因風向改變,火勢轉而橫跨公路燃燒,30位民眾受困車輛中、17位民眾試圖逃離,但最後仍因逃生不及而不幸罹難。因此,該公路而後又被稱作死亡之路。另外,有11人在IC8公路附近的波爾蒂尼奧(Nodeirinho)遇難。在MóGrande附近,則是有12人因躲避於高速公路附近的大水箱中倖存下來。鄰近數十個農村社區受到大火嚴重影響。

圖3. 617日至18日森林大火主要焚燒地區與死傷分布 (資料來源:NASABBC)

圖4. 此次被號稱死亡之路的大佩德羅岡地區(PedrógãoGrande) N236-1農村公路於森林大火期間的災情狀況

(二) 災因分析

根據倫敦國王學院托馬斯·史密斯(Thomas Smith)提到:「燃料、天氣與地形為影響森林大火發展最重要的三件要素」,以下則針對氣象條件、環境問題與聯繫設備問題等議題作進一步探討。

(1)氣象條件

根據世界氣象組織定義,連續5天日最高溫高於平常時期的平均溫度5°C以上即稱作熱浪。從2005年至2015年的月平均資料顯示,葡萄牙萊里亞區(Leiria)6月的最高溫24℃、最低溫14℃、平均溫度19℃。從2017615日至21日期間的日最高溫顯示,該地區正處於強烈熱浪侵襲狀況,高溫不下。

另外,再從500hPa氣壓距平分布發現,在森林大火爆發的期間,歐洲上空遭異常阻塞高壓(Omega Block)壟罩,受到巨大且持續性的高壓壟罩,以及下沉氣流絕熱增溫的效應影響,造成當地極端穩定且乾燥的天氣型態,使得葡萄牙長時間處於高溫炎熱的環境,形成有利森林大火持續延燒的天氣型態,也導致森林燃燒的面積加劇。

在乾燥環境下受到熱浪連續高溫的席捲,伴隨對流旺盛引發頻繁的乾雷暴現象產生,葡萄牙司法警察首長(Almeida Rodrigues)推測是引發部分森林大火的主因之一。

圖5. 615日至621日的日最高溫狀況,已達熱浪標準

圖6. 618500hPa氣壓距平分布圖,紅框處為葡萄牙位置,從氣壓分布可明顯看到形成一個低--低的異常阻塞高壓(Omega block)於歐洲上空 (資料來源:NOAA)

圖7. 20176月的地表溫度距平分布圖,紅框處為葡萄牙位置 (資料來源:NOAA)

(2)環境問題

50年代以來葡萄牙農村人口就逐漸向沿海城市或其他歐洲國家外流,除了老齡化問題趨於嚴重外,當地廢棄農田也因此而增加。在長期荒廢、缺乏土地利用有效管理的情況下,土地逐漸被木草本植物及灌木所取代,其含水量低和易燃特性,使得這些農村地區變成高度森林大火潛在危險區。除此之外,桉樹取代當地橡樹及松樹等本土樹種問題也是加劇森林大火焚燒的因素之一。屬於外來種的桉樹,其僅需松樹生長期的一半即可收成,因此近年來受到造紙商大量種植,逐漸取代了橡樹及松樹等本土樹種,其涵蓋範圍已達四分之一,成為葡萄牙最大的出口產品,使得葡萄牙成為歐洲最大的桉樹漿生產國。然而,經濟獲利背後的代價係大大提高該地區發生森林大火的機率。桉樹,屬於具有高度易燃的油性樹,除了會從土壤中吸水,剝奪其他植物,使生態系統變乾,使其更容易受到森林大火的傷害外;其汁液及樹皮也都易燃,並在燃燒時一旦遭風吹襲,便會引起一百公尺外的新火苗產生,再加上其容易從樹冠傳遞火苗,因此,桉樹森林一旦被引發燃燒,便會使得森林大火蔓延得更快更熱,火情的控制更加困難。葡萄牙政府曾經一度承諾禁止開發新的桉樹種植園,然而法律尚未給予最終確定,因此桉樹問題至今仍存在著。

 

圖8. 左圖為桉樹森林,右圖為此次森林大火期間於Mega Fundeira村莊的桉樹森林焚燒狀態(資料來源:法新社)

(3)聯繫設備問題

在森林大火期間的聯繫問題一直是個很大問題。當火災發生,電纜、電話線、基地台等聯繫設備均遭大火阻斷,使得求救與救援都變得更加困難。在617日晚間,當地民眾反映葡萄牙緊急和保安綜合系統(SIRESP)在火災期間無法正常運作、電纜被破壞後無緊急措施、該地區缺乏網絡覆蓋、最終撥打了近20通電話給救援隊仍失敗,所幸後來跳入儲水池才免於大火吞噬。

(三) 政府作為

葡萄牙官員派出全國1,700多名消防員對抗這起森林大火,總理安東尼奧·科斯塔宣佈為期三天的全國哀悼。西班牙,法國,摩洛哥和意大利部署消防人員和水上轟炸機、加拿大則協助撲滅火災。許多人被疏散鄰近城鎮安西昂(Ansião),提供臨時的住所。葡萄牙政府宣佈大佩德羅岡地區(PedrógãoGrande)附近的森林中部地區進入緊急狀態,總理安東尼奧·科斯塔(Antonio Costa)稱這起火災是近年來森林火災中最大的悲劇。

四、10月森林大火(又稱伊比利亞森林大火)

(一) 災害衝擊

20171013日至18日期間,於葡萄牙北部與中部、以及西班牙西北部的加利西亞自治區(Galicia),同處乾燥易燃的環境,加上歐菲莉亞颶風(Ophelia)的強風助長風勢,使得火勢更難以撲滅情況下,同期間引爆一系列森林大火,焚燒數量超過7900個、焚燒面積達54,000公頃,一共奪走54人性命,其中葡萄牙就占45人、西班牙有9人罹難,此起事件又被稱作伊比利亞森林大火。自治區首長費耶奧(Alberto Núñez Feijóo)聲稱,其中多起火災是人為蓄意縱火所引發。

(二) 災因分析

歐洲森林火災信息系統(EFFIS)的最新數據表明,幾乎所有的野火都是人造的,很少有雷電等自然現象產生。但氣候變化引起的乾燥炎熱的天氣型態,導致森林大火更為嚴重,而小火災發生的頻率越來越難以控制。

學者指出,葡萄牙大範圍的乾旱是今年夏天一直困擾該國的危險野火的主要罪魁禍首。並且,除了乾雷暴燃起森林周遭的火勢,並配合炎熱乾燥的氣候條件之外,颶風奧菲莉亞(Ophelia)逼近大西洋東岸挾帶強陣風,間接助長野火蔓延。西班牙方面,加利西亞自治區首長費荷(Alberto Núñez Feijóo)懷疑,此起野火是否乃人為縱火所引致。

生物學家馮塞卡說,森林火災發生區域大多種植松樹和尤加利樹,非常容易著火,他建議「大規模」改種較防火的草莓樹。

然而,在火災季節,這些排放物可能會造成嚴重的空氣污染,對健康造成嚴重的影響。隨著這些季節變長,健康的潛在問題將不可避免地增加。

圖9. 10月8日在葡萄牙和西班牙西北部的野火中描繪煙霧的衛星圖像(資料來源:NASA)

關鍵字

相關連結/參考文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