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歐洲六月與七月熱浪

瀏覽次數icon 瀏覽次數

2479

2019年歐洲經歷二次的熱浪襲擊,分別於六月和七月在歐洲多個國家發生熱浪(Heatwave)事件。主要因為受到歐洲大陸上空強大的北方高壓系統籠罩,使得北非撒哈拉沙漠的熱空氣席捲歐洲。六月熱浪於法國南部出現46.0°C高溫造成567人死亡,七月時在法國、荷蘭和比利時皆有40°C以上的高溫,七月這波熱浪更是造成這三個國家1,600餘人喪生,此二波熱浪已是有紀錄以來歐洲最熱的六月與七月。2019年歐洲熱浪不僅造成高溫,還間接造成西班牙和俄羅斯發生野火,還加速格陵蘭冰床融化、歐洲各國鐵路因鐵軌膨脹變形而減班或停駛等。雖然二波熱浪發生期間相對短,各國政府積極地進行熱浪應變,有效執行應變計畫,讓此二波熱浪衝擊影響與2003年熱浪相比,其衝擊影響相較來的小。

一、2019歐洲熱浪概述

2019年歐洲經歷二次的熱浪襲擊,分別於六月和七月在歐洲多個國家發生熱浪(Heat Wave)[1][1]。歐洲夏季高溫通常落在八月,但2019年六月與七月不一樣,不僅高溫超過八月紀錄,甚至打破歐洲各國數十年來六、七月高溫紀錄(表1、圖1)。其中,六月高溫比歷史均溫高出2°C,法國更是出現46.0°C高溫[2]。七月熱浪緊隨六月低的高溫,德國和法國皆有42.6°C,乾熱環境不僅壟罩歐洲,還加速格陵蘭冰床融化[1],更引發俄羅斯西伯利亞野火燎原情況。六月熱浪發生二個月後,2019年9月法國衛生部(Minister of Solidarity and Health)部長對媒體發布:法國二波熱浪分別於第一波(六月)567人死亡,第二波(七月)868人死亡,共計1,435人,死者中近五成年齡超過75歲高齡者[3]。而荷蘭國家統計局(Dutch national statistics agency, CBS)對外發布,荷蘭在七月熱浪期間,死亡人數比起常規的死亡人數增加15%,大約400人左右(總死亡人數:2,964人),死亡人口大多為高齡者,且發生大多位於荷蘭東部,與此次高溫分佈位置相符[4]。

表 1、2019年七月熱浪統計[2]

圖 1、2019年六月與七月最高溫紀錄[5]

[1] 熱浪定義:世界氣象組織(World Meteorological Organization, WMO)定義熱浪為「每日最高溫超過30年的氣候平均5℃,且持續超過5日」。

二、氣象分析

歐洲各國氣象局對於六月和七月熱浪歸因:北非撒哈拉沙漠的熱空氣席捲歐洲,而歐洲北方高壓在西歐上空形成「阻塞高氣壓」(圖2),阻擋了西風與水氣路線,並讓熱空氣壟罩歐洲各地區,進而形成了極端乾燥與炙熱的異常天氣;另外,加上都市熱島效應影響,使得歐洲許多都市地區溫度節節高升。2019熱浪高溫雖沒有2018年持續之久,但有多國高溫皆創下歷史紀錄,亦是近幾十年來最熱的六月(圖3)與七月(圖4)。雖然歐洲溫度與世界各地溫度相比,並非是最高溫,但歐洲的熱浪溫度遠超過歐洲各國家均溫之上。

2、歐洲500百帕高度距平圖[6]

圖3、歐洲1980-2019逐年六月溫度距平(氣候值為1981-2010之平均)[7]

圖4、全球1880-2019逐年七月溫度距平(氣候值為1850-1900之平均)[7]

歐洲氣象相關單位探討近年來熱浪事件,包括發生位置、發生季節、發生強度和持續時間等,從探討中顯示熱浪情況變得更加頻繁與劇烈,從過去2003年、2010年、2015年、2017年到2018年各發生一次,甚至到2019年六月和七月一年發生二次的熱浪事件,而2019年六月與七月熱浪高溫更是極端[9]。

三、六月、七月熱浪衝擊影響

1.六月熱浪衝擊影響與應變

六月熱浪發生於6月24日至7月2日間,西、南和中歐溫度比起過去均溫增加11°C ~17°C,其中衝擊最大的國家為:法國、西班牙、德國和義大利等國,約有3.2億人深受於高溫之中。其中,法國Vérargues測站於6月28日測得46.0°C高溫(圖2、表5)。

5、歐洲六月高溫分布圖[8]

表 2、歐洲六月各國熱浪統計彙整[2](災防科技中心彙整)

法國因六月熱浪影響:中央政府部分,國家考試首次破例延期,部分學校因為沒有空調設備停止上課,有空調學校約有4,000多所學校被迫停課做為避暑收容所。巴黎地方政府部分,因應熱浪衝擊,開放公共空間、公園或博物館設為避暑(cooling rooms)甚至延長游泳池時間[2]。

西班牙加泰羅尼亞(Catalunya)於六月高溫引發野火發生,因長時間陽光曝曬生物堆肥,又因強風使得野火蔓延,共延燒6,500公頃(16,000英畝),是加泰羅尼亞近20年來最嚴重的野火事件,所幸野火僅造成財產損失,並無造成人員傷亡[2]。

四、七月熱浪衝擊影響與應變

七月熱浪緊追六月高溫,發生時間為7月21日至7月28日共八天,法國氣象局(Météo-France)測得法國首都巴黎42.6°C高溫,刷新巴黎1947年以來70餘年紀錄;荷蘭氣象局(Royal Netherlands Meteorological Institute, KNMI)表示:荷蘭南部測得40.7°C,打破過去75年來紀錄(圖6、表3)[10]。

圖6、歐洲2019年7月25日溫度分布圖[5]

表3、歐洲各國七月最高溫彙整[10] (災防科技中心彙整)

法國氣象局7月23日發布80個地區高溫橙色警戒(圖7),7月24日發布20個地區紅色警戒,大多集中首都巴黎周邊。由於高溫引發許多設施運轉頻率增加等連鎖效應,使得電力需求激增。又因高溫造成法國河流水溫高,不利核電廠抽水運作及保護河道內生物種生存,故法國五十餘座的核反應爐,有6座核反應爐降低運轉量,2座核反應爐暫停運轉,使得7月24日電量供應減少大約為總電量8%[10]。

圖7、法國7月24日各地警戒燈號[11]

受到七月高溫延伸,俄羅斯西伯利亞地區中北部因高溫與乾燥而引發野火,根據統計,包括北極圈原始林在內,截至2019年8月1日止共燒毀約300公頃森林。野火焚燒已造成周邊大城市嚴重霾害,受影響人數約100萬人左右[12]。

圖8、俄羅斯西伯利亞7月29日森林大火之衛星影像[8]

歐洲國家因應熱浪高溫影響,取消火車運行,由於歐洲火車部分列車沒有空調裝置,2019年7月24日一列比利時至倫敦的歐洲之星火車發生故障,乘客困住在40°C車廂內。英國鐵路局(operates the UK's rail infrastructure)七月倫敦及周邊都市鐵軌溫度高過50°C,是平日夏季鐵路均溫高二倍,鐵軌高溫易變形彎曲,基於鐵軌出軌疑慮,故停止火車營運[10]。

五、熱浪健康影響與應變

自2003年8月歐洲長達一個月的熱浪,造成7.7萬人死亡[14],其中大部分死者,都是獨居在無空調設備[1]老宅的高齡長者。而近幾年歐洲熱浪頻率頻繁,因此這幾年來,西歐民眾,增設冷氣空調家電需求增加,根據國際能源組織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 IEA)因應歐洲夏季高溫,空調需求量為增加趨勢。

因應熱浪高溫相關政策與計畫皆在過去幾年內推行,例如:各個國家建議民眾在家,在最熱的時刻窗戶開窗並拉下百葉窗,室內空間通風、公共機關設施裝設噴霧系統、穿寬鬆輕盈布料,多補充很多水分等。法國政府鼓勵年長者、病人和弱勢族群註冊電話提醒,高溫期間,社福機構會以電話通知提醒和查驗弱勢族群狀態。

由於2003年歐洲各地熱浪造成嚴重衝擊,世界氣象組織(World Meteorological Organization, WMO)與世界衛生組織(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WHO)共同針對熱浪造成健康影響提出建議指南,其中針對弱勢族群加以提醒(圖9),並提出因應未來極端天氣對於健康所造成直接影響和間接影響。由於2019年各項政策作為操作事宜,另六月(9天)、七月(8天)熱浪影響時間相較2003年短(11~15天),所造成的災情也比較小。

圖9、世界衛生組織彙整熱浪影響族群和造成健康影響[16]

[1]國際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 IEA)數據顯示,美國家庭有90%裝空調,歐洲家庭不到5%裝空調,德國僅3%裝設空調。

六、法國國家熱浪計畫介紹

2003年歐洲熱浪造成7.7萬人喪生,其中法國高達1.5萬人死亡,是整個歐洲死亡人數最多的國家。因此法國政府於2004年開始,由衛生部於每年6月1日至9月15日成立熱浪計畫(Le Plan national canicule, PNC),其PNC計畫有三個目標:(1)針對未來天氣做熱浪預報(2)確認地方與國家預警與應變作為(3)關注弱勢團體與一般民眾之健康風險。而熱浪計畫主要分為四個級別,表4係以首都巴黎市為例,說明熱浪警戒等級與政府作為,並且宣導熱浪來襲防範因應措施(圖10)。

4、法國熱浪警戒與作為-以巴黎市為例[17]

圖10、法國熱浪宣導[17]

七、結論

從世界氣象組織提醒「熱浪」已是歐洲的常態,其頻率亦更加頻繁、更加炎熱,且持續時間更長。2003年歐洲熱浪造成嚴重的衝擊影響,故2019年歐洲熱浪各國因此針對熱浪事件,皆有施行啟動對策,讓衝擊影響降到最低。

關鍵字

相關連結/參考文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