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印度洋安攀氣旋事件紀錄(5月)

瀏覽次數icon 瀏覽次數

1066

氣旋安攀(Cyclonic Amphan)依據印度氣象局定義為最強分級之超級氣旋風暴(Super Cyclonic Storm),並於2020年5月20日在印度的西孟加拉邦(West Bengal)沿海登陸,風暴衝擊造成印度有98人死亡,約66萬人被疏散,數千間房屋遭受摧毀以及近200萬人無電可用;而在孟加拉則有26人死亡,約50萬個家庭流離失所,240萬人被疏散,至少22萬間房屋受損。由於安攀氣旋與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同時發生,救災防疫的資源分配兩難,使得疏散撤離工作與安置上百萬民眾的作業相當困難。

一、超級氣旋安攀(Amphan)

2020年5月12日,孟加拉灣(Bay of Bengal)新發展出的一個低壓,在併吞熱帶擾動90B的殘留雲系後,美國海軍研究實驗室(United States Naval Research Laboratory, NRL)將其臨時編號為91B。5月16日上午,印度氣象局(India Meteorological Department, IMD)給予其編號BOB 01,分類為低氣壓(Depression),分類等級詳如表1所示[1];晚間8時,印度氣象局將其調整為強低氣壓(Deep Depression),並於晚間11時調整為氣旋風暴(Cyclonic Storm),命名為安攀。5月17日,安攀開始發展其中心密集雲團,並於下午發展出眼牆,晚間8時,印度氣象局將其提升為特強氣旋風暴(Very Severe Cyclonic Storm);上午9時,印度氣象局將其提升為極強氣旋風暴(Extremely Severe Cyclonic Storm);下午6時,印度氣象局將其升格為超級氣旋風暴(Super Cyclonic Storm),約等同於中央氣象局之強烈颱風(圖1)。5月20日,安攀氣旋在印度的西孟加拉邦沿海登陸,接連侵襲印度東部沿海與孟加拉共和國,聯合颱風警報中心(Joint Typhoon Warning Center, JTWC)估計安攀氣旋一分鐘持續風力高達達到85節(157.42公里/小時),造成大量房屋破壞或摧毀,以及電力系統的受損。而後安攀持續往內陸移動並持續減弱,最終於5月21日上午減弱成熱帶性低氣壓(如圖2所示)[2]。

表1、北印度洋之熱帶氣旋等級(資料來源:印度氣象局、維基百科)

註:在100°E和45°E之間的北半球中任何熱帶氣旋的發展與命名,由隸屬於印度地球科學部(Ministry of Earth Sciences, India)之印度氣象局負責。節(knot)是一個速度單位,定義為每小時1海里,等於1.852 km/h。

圖1、各國針對熱帶氣旋強度之定義(資料來源:維基百科;彙整:國家災害防救科技中心,後簡稱災防科技中心)[3]

圖2、安攀氣旋路徑圖(資料來源:印度氣象局)

二、災前整備作為

根據安攀氣旋的預測路徑,印度氣象局則針對印度沿孟加拉灣的海岸線發出警報,要求當地漁民自2020年5月15日開始禁止航行至孟加拉灣進行漁撈等工作,並需配合當地政府主管機關,將漁船或船舶駛至港口避難。而孟加拉國禁止孟加拉灣的船舶行駛,各港口均暫停船上貨櫃的裝卸,且為避免風暴潮的危害,要求吉大港(Chattogram)內各小型船隻,轉停泊至卡納普里河(Karnaphuli River)上游安全區域[2]。

印度政府於5月18日召開安攀氣旋之災害準備會議,擬定防災工作與相關疏散計劃,如要求奧里薩邦災害快速行動部隊(Odisha Disaster Rapid Action Force)與國家災害反應部隊(National Disaster Response Force, NDRF) 需事先布署於易致災之奧里薩邦與西孟加拉邦,以協助防災事宜與救災準備。印度國家災害管理局(National Disaster Management Authority)為因應新冠肺炎(後簡稱COVID-19)疫情,要求防災相關工作人員,需穿戴個人防護設備以及使用N95等級口罩。並要求印度海軍進駐加爾各答(Kolkata)相關船隻待命進行救援行動,以協助救援工作[2]。

孟加拉國家災害反應協調小組(National Disaster Response Coordination Group )亦於5月18日擬定安攀氣旋防災準備計畫。安排幾個非政府機構(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 NGO)負責位於科克斯巴札爾(Cox’s Bazar)羅興亞難民營的防災。以及孟加拉國共安排1,933個醫療隊,15,000名志工進行相關防災準備。其中有284個醫療隊布署於吉大港附近,準備提供援助。而政府機構則安排145個軍方特種部隊之災害管理小組準備待命。陸軍部署71支醫療隊以及準備18,400包救援物資。海軍派遣25艘軍艦以處理緊急救援行動。而孟加拉農業部建議沿海農民應收割成熟的全部水稻田,藉此減輕稻作產量12%的預期損失;而畜牧業部則將7,000家畜移至安全庇護所[2]。

根據聯合國人道事務協調廳(United Nations Office for the Coordination of Humanitarian Affairs, OCHA)的估計,印度與孟加拉邊界至少有近800萬人口,直接面臨安攀氣旋的衝擊威脅。唯恐沿岸暴潮引發的洪水氾濫、暴雨與土石流等災難的兩國政府,已緊急疏散至少300萬人。印度國家主管部門已要求奧里薩邦和西孟加拉邦撤離120萬人,孟加拉則撤離200萬人至緊急避難所。孟加拉的需求評估工作組(The Needs Assessment Working Group, NAWG)預計沿海地區可能有多達1,420萬人受到影響,近140萬人流離失所,多達60萬房屋受損,是印度與孟加拉近30年來最大災害應變行動。

三、災情紀錄

印度和孟加拉遭遇超級氣旋安攀侵襲後,災情滿目瘡痍,5月22日這兩國展開大規模清理工作。安攀氣旋將房屋夷為平地、掀翻屋頂,樹木被連根拔起,高壓電塔倒塌;風暴潮淹沒沿岸村莊,以及重創當地主要經濟收入之養蝦產業。如圖3所示,根據2020年5月25日歐盟緊急應變協調中心(Emergency Response Coordination Centre, ERCC)資料顯示,死亡人數為112人。在印度有98人死亡,約66萬人被疏散,數千間房屋遭受摧毀以及近200萬人無電使用。而在孟加拉則有26人死亡,約50萬個家庭流離失所,240萬人被疏散,至少22萬房屋受損,相關災害照片如圖4所示。

圖3、安攀氣旋災害統計(資料來源:ERCC)

圖4、孟加拉災害照片(資料來源:法新社)

依據國際水資源管理研究所(International Water Management Institute, IWMI)的紀錄,印度西孟加拉邦的加爾各答於5月20日17時之後就在安攀氣旋的影響下,於24小時內在加爾各答,降下超過250毫米的雨水造成全市嚴重積淹水。圖5為透過衛星影像(Sentinel-1衛星)研判影像的辨識結果(5月22日),結果顯示城市區域有部分淹沒(橘黃色區塊)、還有大範圍完全淹沒的農業區域(粉紅色區塊),以及藍色的永久水體,是以安攀氣旋造成嚴重的淹水與農作物損壞。

圖5、印度加爾各答淹水範圍(資料來源:IWMI)

災防科技中心亦下載印度胡格利河(Hooghly River)與孟加拉灣地區,在安攀氣旋事件發生前後期的SAR影像,並以SNAP (Sentinel-1 Application Platform)軟體進行淹水區域辨識分析。所採用的前後期影像分別為5月16日以及5月22日(如圖6所示),再將兩圖層套疊,並進行RGB假色調整,即可用凸顯新增的淹水區域(藍色),如圖7所示。分析成果可匯出為.kmz檔案,直接套疊呈現於google earth平台,藉此了解淹水區域,此結果與國際組織發布淹水分布情況相同。

圖6、安攀氣旋事件前後期SAR影像(製圖:災防科技中心)

圖7、安攀氣旋淹水區域分析(製圖:災防科技中心)

而面臨安攀氣旋的衝擊時,印度與孟加拉當地政府須同時考量COVID-19的疫情衝擊下,要如何安全疏散並安置百萬人口,保持社交距離絕對是個非常好的觀念,但在災害避難狀態下要嚴格執行,具有相當的難度(如圖8與圖9所示)。而印度與孟加拉以學校等建物為主要的臨時避難所,由於必須遵守保持社交距離的防疫指示,導致收容空間不足之外,在印度奧里薩邦也傳出有民眾因為擔心感染COVID-19,而拒絕撤離逃難,堅持守在自己家裡[7]。根據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Johns Hopkins University)統計(截至2020/05/21),孟加拉COVID-19確診病例累計25,121例、死亡人數370例;而印度已累計106,886人感染,3,303人染疫病故,身為全球人口最大國的印度,疫情增長速度已成亞洲第一,加上氣旋造成的傷亡,當局憂心將對印度醫療系統帶來更沉重的壓力[8]。截至2020/12/03,孟加拉已累積469,423人感染COVID-19,6,713人死亡,染疫人數為世界第26名;印度則有9,449,413人感染COVID-19、138,122人死亡,染疫人數僅次於美國,為世界第二名[9]。

圖8、安攀氣旋期間避難所情形(資料來源:達志影像授權提供)

圖9、孟加拉之安攀氣旋疏散行動(資料來源:法新社)

四、孟加拉灣歷史氣旋回顧

孟加拉灣氣旋盛行時間為每年4月至12月,主要是在孟加拉灣與相鄰的北印度洋地區所發展出來的氣旋,該地區為全球氣旋頻繁活動的海域之一,常對於周圍鄰近國家造成嚴重災害如圖10所示,如路經偏北則會造成孟加拉與印度沿海暴潮溢淹;偏西移動往往造成印度與斯里蘭卡嚴重災害;偏東則會造成緬甸、中南半島有較大影響。由上述可知,孟加拉灣氣旋最常登陸的地區為周邊的斯里蘭卡、印度、孟加拉國、緬甸和泰國等,由於孟加拉灣氣旋的爆發性突變,水汽含量很大,加上周邊國家經濟條件較差,基礎設施薄弱,會造成嚴重的人員和財產損失。

圖10、孟加拉灣氣旋路徑示意圖(底圖:Google map;製圖:災防科技中心)

如2008年納吉斯(Nargis)氣旋襲擊緬甸,造成緬甸境內至少90,000的死亡,56,000的失踪,為緬甸歷史上最嚴重的自然災害[4]。2014年吉里(Giri)氣旋雖然以類似納吉斯氣旋強度等級登陸緬甸西部,但因2008年納吉斯氣旋的慘痛教訓後,緬甸進行相關防災與抗災的準備,僅造成27人死亡與15人失蹤,大幅地減少人員的傷亡。

而1970年的波拉(Bhola)氣旋所帶來的風暴潮,造成印度及當時的東巴基斯坦(現孟加拉)50萬人死亡,是有史以來最致命的熱帶氣旋[5]。而1999年05B氣旋(圖11紅色路徑)侵襲印度奧里薩邦,造成9,843人死亡,1,263萬人受影響,亦帶給印度嚴重的災情[6];2013年裴林(Phailin)氣旋(圖11綠色路徑)亦登陸奧里薩邦,為此印度大規模疏散近100萬人,已有效降低生命財產損失(45人死亡) [11]。

圖11、1999年與2013年氣旋侵襲奧里薩邦路徑(資料來源:Naval Oceanography Portal)

2019年法尼(Fani)氣旋於印度東部奧里薩邦登陸(圖12),其登陸時風力高達269公里/小時(蒲式風速表最高僅定義至17級約為202-220公里/小時),陣風更高達315公里/小時,是東印度氣象史上第5個登陸的超級氣旋。雖然法尼氣旋登陸後強度減弱,仍在西孟加拉造成強風大雨。印、孟二國沿海更是受風暴潮影響,其中印度帕拉得普(Paradip)潮位站測得0.6公尺,而岡格拉(Gangra)地區因地形關係,其風暴潮達3公尺。於5月3日登陸前,印度與孟加拉已疏散近300萬人。

圖12、法尼氣旋行經路徑(資料來源:Regional Specialized Meteorological Centre for Tropical Cyclones over North Indian Ocean , RSMC)

法尼氣旋在印度共造成42人死亡,撤離120萬人;孟加拉17人死亡,撤離160萬人,印孟二國超過1億人受影響,共開設1.2萬處避難所。自4月29日起印度政府與孟加拉政府下令緊急撤離,二國各撤離人數高達百萬人,當地報導表示:印度疏散120萬人之多,孟加拉南部地區有來自緬甸的羅興亞難民,聯合國國際組織協助孟加拉疏散撤離計畫。而法尼氣旋行經地區,房屋遭到破壞,樹木連根拔起,道路、鐵路交通中斷,機場碼頭交通轉運停擺(圖13),許多關鍵基礎設施受到強風侵襲破壞,如印度的奧里薩邦因電力受損,造成約3.5萬戶停電(圖14)[12]。

圖13、印度奧里薩邦普里火車站受損情形(資料來源:The guardian)

圖14、法尼氣旋造成印度奧里薩邦電力中斷的評估,分別為災前(左圖)、災後(右圖)夜間比較影像(資料來源:NASA夜間影像)

五、結語

雖然印度與孟加拉兩國面對安攀氣旋所帶來的強風、風暴潮與淹水等挑戰。但相較於1970年的波拉與1999年05B氣旋之災情,傷亡人數明顯地降低。世界氣象組織(World Meteorological Organization, WMO)認為歸功於天氣預報的準確性的提升[10],對於安攀氣旋的路徑精準預測,是以災前動員至少300萬人的大規模疏散撤離。根據聯合國人道事務協調廳和世界糧食計劃署(World Food Programme, WFP)的資料,建立超過1.2萬個避難所場所,並配置口罩,消毒劑,肥皂和洗手設施等,因應COVID-19疫情的防治工作。而孟加拉氣象部門在美國國際開發署(US Agency for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USAID)資助下,進行首次進行風暴潮的預測與沿海暴潮溢淹區域的劃定,大約有120萬難民與羅興亞人難民營免遭受安攀氣旋的直接襲擊。

相關連結/參考文獻

檔案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