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2020年澳洲野火事件衝擊影響探討

瀏覽次數icon 瀏覽次數

12685

澳洲2019-20年野火事件造成的死亡人數達33人,焚燒面積超過1100萬公頃,推估動物死亡數為10億,是澳洲近年來最嚴重的野火事件。因為異常高溫、乾燥加上正相位的印度洋偶極,讓野火的延時拉長,影響程度與範圍加劇,連帶影響空氣品質、觀光和產業,2020年初的大雨緩和了野火的趨勢,但又造成多處淹水。澳洲政府完善的災前監測與預警,清楚且可多管道取得的資訊,使得民眾更能即時獲取野火的最新資訊。

一、事件概述

2019年9月開始,澳洲野火持續延燒,截至2020年1月31日,死亡人數達33人,其中有4名為消防員,焚燒面積超過1100萬公頃,已超過3個臺灣大小,澳洲學者[註1]保守推估動物死亡數為10億。澳洲全境皆受影響,主要是昆士蘭州(Queensland, QLD)、新南威爾斯州(New South Wales, NSW)、維多利亞州(Victoria, VIC)、南澳州袋鼠島(Kangaroo Island)影響最鉅,其中又以新南威爾斯州(澳洲人口最多的一州)最為嚴重,焚燒範圍超過500萬公頃,超過2000棟房屋損毀。其次為維多利亞州焚燒範圍超過120萬公頃。

截至2020年1月2日,美國國家航空暨太空總署(National Aeronautics and Space Administration, NASA)估計,2019-20年澳洲野火已排放3.06億公噸的二氧化碳(CO2)到大氣中,超過澳洲2018全年總二氧化碳排放量(5.35億公噸)的一半。

圖1 澳洲野火2019年9月至2020年2月焚燒範圍(資料來源:Global Wildfire Information System[2])

回顧2009年2月7日至3月14日維多利亞州的黑色星期六野火,有173人死亡,為澳洲歷史上死傷最多的野火事件;這次2019-20的野火事件,死亡人數為近年來最高,且動物死傷多,影響人口稠密地區。新南威爾斯州鄉村消防局局長稱其“絕對”(absolutely)是有記錄以來最嚴重的野火季節[3]

[註1]澳洲雪梨大學Chris Dickman教授以2007年世界自然基金會(WWF)報告中,關於土地清理對新南威爾斯州野生動植物的影響所推估的動物密度進行受野火影響動物數的估算,於202018日推估新南威爾斯州動物死亡數為8億,整個澳洲為10[1]

二、氣候條件與災因分析

天氣狀況會影響森林大火的規模、強度、焚燒速度,以及它們可能會對鄰近造成的危害程度。在炎熱、乾燥、多風的天氣中,大火更容易發生並持續延燒[註2]

澳洲2019-20年夏季(12月至隔年2月)持續上升的高溫,和自2017年以來長期的乾燥環境,加上強勁的風,建構易燃的環境,野火季提早到來,雷擊和各種因素造成同時有多處起火點,導致火勢難以撲滅,持續延燒數個月。針對幾項主要的原因,說明如下:

1.正相位的印度洋偶極 (Indian Ocean Dipole, IOD)

澳洲熱浪與乾旱的主因之一是處於正相位的印度洋偶極 (Indian Ocean Dipole, IOD)。印度洋偶極是指,印度洋熱帶區域西側與東側之間的海洋表面溫度(簡稱海表溫)差異持續變化的現象,當西印度洋的海表溫較暖而東印度洋較冷時,印度洋偶極處於正相位。反之,如東印度洋的海表溫較暖而西印度洋較冷時,印度洋偶極處於負相位。IOD是澳洲氣候的主要驅動力之一,通常在5月或6月開始,而在8月到10月間達到峰值,並在南半球春季結束,季風到達時迅速衰退。

通常當IOD處於正相位時,澳洲冬季與春季部分地區的降雨量會減少,且澳洲南部的氣溫會高於平均。反之,通常當IOD處於負相位時,澳洲冬季與春季部分地區的降雨量會高於氣候平均值[4]

圖2-印度洋偶極正相位(左)與負相位(右)示意圖(資料來源:BOM[4])

2019年的印度洋偶極正處於正相位,且兩側海表溫的差值,是60年來最高的[5]。溫暖的海水讓高於平均的雨降在西印度洋區域,導致洪患,而位於印度洋東側的東南亞和澳洲則比氣候平均值更乾。

圖3-IOD 指數(2015年7月至2019年12月)(資料來源:BOM[4])

2.大環境少雨偏乾

起因於2017-18年澳洲長期的乾旱,2019年的春季(9月至11月)延續著少雨乾燥的日子,是澳洲有紀錄以來最乾燥的春季。圖4為全澳洲於2019年9月至2020年2月的降雨距平,可見東半部的澳洲皆處於較平均值少雨的狀態。

圖4-澳洲2019年9月-2020年2月降雨量距平值分布圖(資料來源:BOM[6])

3.異常高溫

2019年是澳洲自1910年以來年平均溫度最高的一年(圖5左),12月更是高出平均值3度以上(圖5右),整個澳洲異常的高溫,使得野火的情勢加劇。

圖5-澳洲1910-2019年平均(左)與12月平均(右)溫度距平值(減去的氣候平均值為1961-1990年)(資料來源:BOM[6])

圖6為澳洲2019年10-12月最高溫的十分等級分布圖,由圖可見幾乎整個澳洲都落於十分等級的最高等級—10(Very Much Above Average),且此三個月的最高溫絕大部分皆打破了最高紀錄。

圖6-澳洲2019年10-12月最高溫十分等級分布圖(資料來源:BOM[6])

新南威爾斯州西北部的蒂布布拉(Tibooburra)自12月16日以來,氣溫一直高於40oC。Tibooburra 機場測站也於12月21日測得2019年12月最高溫45.4oC。Wanaaring Post Office 測站於12月21日測得46.6oC,打破該測站歷年12月最高溫紀錄。

圖7 Tibooburra Airport 2019年12月每日最高溫時序圖及測站位置(資料來源:BOM[6])

12月19日,南澳洲的Nullarbor測站日最高溫打破澳洲歷年12月的紀錄,達49.9oC。西澳的Eucla和Forrest測站日最高溫分別位居當日澳洲的第二、第三,達49.8oC 與49.5oC[註3] [7]

澳洲首都坎培拉也打破了80年的高溫記錄,於2020年1月4日下午達到44oC。在雪梨西部郊區彭里斯(Penrith),溫度達48.9oC,創下了整個雪梨盆地的新紀錄[8]

圖8-澳洲2019年底溫度歷程圖(本文整理)

4.雷擊與火積雲

在澳洲的某些區域,雷擊是導致起火的主要原因。雷暴(thunderstorm)期間的風,會使火勢的狀態與走向難以預測。大火還可能形成自己的雷暴系統,稱為火積雲(pyrocumulonimbus)(見圖9) [9]。火積雲是由大火產生的煙霧,升至高空冷卻後形成雲,匯聚成雷暴,產生破壞性的強風及雷擊,容易滯留在形成的地方,且很少產生降雨。

火積雲可能導致火災惡化,因為它們會產生強烈的風,四處吹送餘燼,並雷擊地面,讓火線擴散甚至產生新起火點[10]。2019年12月21日在維多利亞州東吉普斯蘭(East Gippsland)地區,就因大火的煙霧產生了火積雲。

圖9-火積雲系統示意圖(資料來源:BOM[6])

[註2]澳洲2019-20年野火季以比預期低的火災危險等級起火、具備更乾燥的燃料、陡峭而困難的地形以及整夜燃燒的大火再再帶來重大挑戰。昆士蘭代理專員Mike Wassing 以“marathon with sprints in between”來描述這個野火季。

[註3]澳洲之前12月的日最高溫紀錄為1972年昆士蘭州Birdsville Police Station測站的49.5oC。

三、衝擊影響

1.空氣品質指標(Air Quality Index, AQI)

持續延燒的野火對空氣品質造成嚴重影響,尤以位於澳洲首都領地的坎培拉(Canberra)與位於新南威爾斯州的雪梨(Sydney)影響最鉅,不僅當地居民的健康受影響,也有航班因嚴重煙霧造成的低能見度而停飛。煙霧甚至遠播至2000公里之外的紐西蘭。(圖10)

圖10-2020年1月1日衛星影像(資料來源:MetService)

各國的AQI計算方式不同,分級也有些許差異,澳洲將AQI分為六級:非常良好(0-33)、良好(34-66)、中等(67-99)、差(100-149)、非常差(150-200)、危險(>200)。坎培拉周圍的測站市中心(Civic)於2019年12月中至2020年1月中幾乎一直維持在危險等級,1月初有4天的AQI值超過3000;雪梨附近的測站羅澤爾(Rozelle)於2019年12月初,AQI幾乎維持在危險等級,更於12月10日時指數飆高至2552,2020年1月,有超過1/3的時間處於AQI 值150以上(非常差及危險等級)。(圖11)

圖11-市中心(Civic)(上圖)和羅澤爾(Rozelle)(下圖)測站的每日AQI(空氣品質指標)(資料來源:ACT Government Open Data Portal dataACT[12];NSW Department of Planning, Industry and Environment[13])

圖12-2019年12月10日雪梨歌劇院被煙霧壟罩 (資料來源:CNN)

2.野生動物

位於珀斯科廷大學(Curtin University)的生態學家和植物學家金斯利·迪克森(Kingsley Dixon)說:「大火讓很多動物接近滅絕或者已經滅絕。」即使是倖存下來的動物,無論是逃脫還是留在原處,也可能死於脫水或飢餓。

在南澳洲沿海的袋鼠島上,成千上萬的袋鼠和無尾熊在大火中喪生,袋鼠島以獨特的動物種類而聞名,專家們對島上瀕臨絕種的物種表示擔憂,例如長袋鼩(Dunnart)和輝鳳頭鸚鵡(Glossy Black-Cockatoo)。袋鼠島上成千上萬的農場動物(主要是綿羊)也死在大火中[15]

在新南威爾斯州的大火,保守估計,約10億隻野生動物受影響,8億隻可能已經死亡,新南威爾斯州將近1/3的無尾熊可能已在大火中喪生,他們棲息地的1/3也已被摧毀(聯邦環境部長Sussan Ley)[16]。雪梨大學生態學家表示,全澳洲受影響的動物總數可能高達12.5億。

圖13-動物救援人員安撫受傷的袋鼠並將其送往康復中心(資料來源:CNN[8])

3.大雨衝擊

202026日開始,大雨先後降在新南威爾斯洲及昆士蘭州,緩和了野火的趨勢,但也造成當地多處淹水。

26日,新南威爾斯州部分區域降下100150毫米的雨,一天內,控制不住的野火面積減少了1/3210日新南威爾斯州降雨超過200毫米,超過50所學校暫時關閉。

雪梨自7日至10日的累積降雨量為391.6毫米,是雪梨自1990年以來的最大降雨量,已超過該地歷年2月平均降雨量的3倍。

211日昆士蘭州的西原區遭受洪患,Myall Creek破堤,Jandowae Creek溢堤,DalbyJandowaeWarra地區皆發出洪水警告。

2月13日,昆士蘭州的陽光海岸(Sunshine Coast)與黃金海岸(Gold Coast)區域,多個測站的降雨量在一天內超過170毫米,根據澳洲氣象局的資訊,2月13日Sunshine Coast airport 降雨量達232毫米,Marcoola降雨量達231.8毫米,Nambour達200.8毫米,Southport達177毫米。奧克森福德(Oxenford)的Coomera River,水位達3.02公尺,已超過2.5公尺的主要洪水階段(major flood stage) [17]

圖14-2020年2月12日昆士蘭州Jandowae地區淹水照片(資料來源:QLD FSES[17])

四、政府作為

澳洲聯邦劃分為6州和2領地,各行政區劃皆有各自針對野火獨立運作的政府機構,其中有些行動是整個澳洲通用的,以下分別敘述之:

1.監測與預警

澳洲中央政府廣泛應用的監測與預警行動,為民眾提供資訊並指導在野火來臨前該做的準備,如:火災危險等級(Fire Danger Ratings)、野火生存計畫(Bushfire Survival Plan)、全面禁火令(Total Fire Ban)、火災易發或潛在地區等;而各州也會依該州的特殊情形訂定不同的防火宣導及不同禁止法令。例如:Asthma Action Plan為新南威爾斯州為哮喘訂定的指南。民眾可以各式途徑接收緊急資訊,如電話、電子信件、官方網站、社群網站官方帳號(例如:Facebook、Twitter)、App、廣播(radio)、RSS等。

(1)火災危險等級(Fire Danger Ratings)

野火火災危險等級給予民眾指示,當火災發生後可能造成的後果。根據預測當地的天氣條件,如溫度、濕度、風和乾燥程度,來預報野火火災危險等級,危險等級分6級,自高到低分別為:catastrophic、extreme、severe、very high、high、low moderate。當危險等級越高,情況就越危險[18]。每州有個別的網站讓民眾可以去查詢該州各地區每日的危險等級,圖15是新南威爾斯州在各等級下所建議民眾採取的作為。

圖15-新南威爾斯州火災危險等級及建議採取措施(資料來源:NSW RFS[19];本文整理)

(2)野火生存計畫(Bushfire Survival Plan)

野火生存計畫是讓民眾預先了解住家周圍情況並規劃當火災來臨時的正確行動,完成計畫可以分成四個簡單步驟:討論、準備、了解、持續關注。(見圖16)

圖16-野火生存計畫四步驟(資料來源:NSW Bush Fire Survival Plan[20];本文整理)

(3)全面禁火令(Total fire ban)

如果因為極端的火災天氣,火災最有可能迅速蔓延或已經有大範圍火災的日子,且政府已無資源進一步撲滅火勢時,各州政府將會針對該地區發布全面禁火令(Total Fire Ban),當全面禁火令發布的日子,該地區將禁止於戶外點火或從事任何可能引起火災的露天活動(例如在易燃物附近使用由內燃機驅動的設備、烤肉、放煙火等等)。如違反禁火令,將被罰款甚至判刑[21]

(4)火災易發或潛在地區

各州會針對火災易發生或是火災潛在的區域繪圖,並提供不同的相關資訊,如西澳州的野火易發區域地圖(Map of Bush Fire Prone Areas)(圖17),由消防與緊急服務專員圈繪,包含易燃植被的區域及緊鄰的100公尺緩衝區,該地圖每年會更新一次;維多利亞州的潛在火災影響區域圖(圖18)則是火災發生時,評估未來幾天可能受火災影響的區域,影響包含潛在火線移入、主要道路封閉和社區隔離、起火點和餘燼攻擊等。

圖17 2020年1月30日西澳州珀斯附近野火易發區域圖(資料來源:西澳洲DFES[22])

圖18 維多利亞州東吉普斯蘭島12月30日發布的潛在火災影響區域圖(資料來源:EMV[23]

2.火災當下消防作為

澳洲提供許多官方線上工具,讓民眾在野火來臨時多一種途徑獲取最新消息,如My Fire Watch、Fires Near Me等。澳洲全州通用緊急求救電話000及官方網站(Register. Find. Reunite.)標註自身安全訊息等,有助於緊急服務,並讓親人知曉安全。

(1)My Fire Watch

My Fire Watch是以地圖為基礎的線上工具,允許互動式線上瀏覽衛星觀測到的熱點,可提供關於熱點的重要訊息(如0-72小時內的熱點位置)給緊急服務管理人員及一般大眾。當觀察到熱點時,FireWatch使用衛星圖像檢測並回報熱點位置,並監控其對陸地的後續影響。但此工具並非用於定出確切火災位置點,對熱點的檢測也有一些限制(如煙霧壟罩區域可能無法偵測到熱點)[24]

(2)Fires Near Me

Fires Near Me是新南威爾斯州鄉村消防局開發的一款應用程式(App),該應用程式使用來自澳洲參與的消防機構的資料,獲取野火警告和事件信息。新南威爾斯州鄉村消防局建議使用者不可只依賴應用程序中所提供的訊息,在緊急情況下,也要依靠官方網站、信息專線和當地廣播獲取正確的訊息。

(3)宣布進入緊急狀態

當野火情況嚴重時,為了應對部分地區不斷增加的森林大火危險,各州會視情況宣布進入災難狀態或緊急狀態,既授予非凡權力,又提供了額外的政府資源來撲滅大火[8]。昆士蘭州和新南威爾斯州分別於11月及1月初(1月3日9:00am起持續七天)宣布該州進入緊急狀態,維多利亞州也於1月初宣布處於災難狀態。

(4)跨州、跨國消防援助

除了各州本地的消防局,澳洲其他州的消防局和其他國家也提供跨州或跨國的消防援助,如美國、加拿大、紐西蘭、新加坡,皆曾支援澳洲的消防行動[25][26][27]

澳洲聯邦政府派出軍事援助,如陸軍人員、空軍飛機及海軍巡洋艦,以進行消防、疏散、搜救與清理工作。聯邦政府分配聯邦援助中數十億元,以幫助重建重要的基礎設施,如學校和醫療機構。總理也針對志願消防員發放獎金(battling blazes超過10天)、補償性薪水、額外假期等措施。

11月11日澳州國防軍(Australian Defence Force, ADF)總長宣布對昆士蘭州與新南威爾斯州的支持,提供人力清理地面及在關鍵區域如Canungra建立防火線等,他們還提供了必要的後勤、運輸、工程與空中觀察支援[8]

除了地面消防人員,空中支援也有所部屬,如維多利亞州備有60架飛機組成的機隊待命,有灑水(water bombing)飛機、空中監視與情報搜集飛機,可對全州的火災做出反應。

圖19-飛機在澳洲首都領地南部的特能特山腳灑下阻燃劑 (資料來源:CNN[8])

圖20-維多利亞州東吉普斯蘭(East Gippsland)地區搭飛機撤離的家庭們(資料來源:CNN[8])

3.搶救野生動物

野火較緩和的地區,動物救援人員開始出動,將受傷的動物(尤其是袋鼠及無尾熊)送至能暫時安置的地點治療。

新南威爾斯州利用直升機,空投數千磅的番薯和紅蘿蔔以餵食雖躲過大火,卻失去食物來源的瀕臨滅絕動物(例如:岩袋鼠)。新南威爾斯州環境部長基恩(Matt Kean)表示:「岩袋鼠通常能在大火中倖存,但大火摧毀牠們岩石棲地周邊植物,使得岩袋鼠只能在有限自然資源中覓食。」;澳洲慈善動物組織也透過小型飛機為維多利亞州受傷的野生動物運輸食品[28];南澳州袋鼠島也以陸上及空投的方式為倖存的動物帶去合適的食物,自2020年1月底開始,預期持續3個月[29]

空投食物是一種短期措施,會持續直到被野火焚毀的環境重新長出植被,能為倖存的動物們提供食物來源為止。

圖21-空投紅蘿蔔餵食失去食物來源的倖存動物(資料來源: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28])

五、結論

澳洲為常受野火侵襲的地區,因異常高溫與乾燥的天氣,導致異於常態的焚燒範圍與時長。澳洲除了這次起火點更接近人口稠密區域,多樣豐富的物種也因此次大火遭受嚴重的傷害,數量銳減與瀕臨絕種物種的危機,都是未來大火稍停後,所面臨的挑戰。澳洲完善的災前監測與預警,清楚且可多管道取得的資訊,使得民眾更能及時獲取野火的最新資訊。且災後立即投入大量的救援救助工作也讓整體的災情受到控制。

關鍵字

相關連結/參考文獻

檔案下載